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南阳市社旗县寇楼村两届村霸书记都贪污
2018-11-13 18:19:14   来源:人民法制焦点网   评论:0 点击:

最强恶霸村支书 为何百告不倒南阳市社旗县寇楼村两届村霸书记都贪污村民联名多次举报依然不倒 究竟谁是幕后保护伞 微腐败 严重损害者人
最强恶霸村支书 为何百告不倒
南阳市社旗县寇楼村两届村霸书记都贪污
 村民联名多次举报依然不倒 究竟谁是幕后保护伞
     “微腐败” 严重损害者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相比“老虎”而言,“苍蝇”虽小,危害极大,群众对此有着切肤之痛,严重影响党群关系。打虎拍蝇和扫黑除恶开展专项斗争中,党中央、国务院不止一次强调,一定要把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和反腐败、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把扫黑除恶和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结合起来,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管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近日,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李店镇寇楼村村民联名实名举报,举报寇楼村原党支部书记寇国先、寇楼村会计寇宏生(现寇楼村村主任),利用职务之便,独揽村中工程,依仗家族势力殴打辱骂群众,只手遮天,贪污腐败,中饱私囊,采取高报、虚报、假报等大肆侵占套取集体资金。寇宏生对群众反映问题嚣张的扬言:你们随便告,谁也奈何不了我,有人保护我!不知是巧合还是真如寇宏生所言,群众多年强烈反映的问题一直被李店镇政府当儿戏推诿糊弄着。寇楼村账目被李店镇镇政府带走三年,却一直查不清。三年查不清一个村庄的账目的如此怪事,严重影响着寇楼村群众对党的信任,李店镇政府涉嫌推诿扯皮懒政行政不作为、慢作为,包庇贪污腐败份子置国家法律、百姓利益于不顾!这究竟是谁在知法犯法懒政怠政?是否贿赂行为的存在?如此的工作态度如何让党中央、国务院相关的政策法规及反腐倡廉从严治党等各项政策得到落实的呢?地方政府如此的做法不正在违背党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部署要求吗?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与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紧密结合过程中,群众举报无门,不正是地方政府个别领导干部在保护黑恶势力,为其欺压群众贪腐提供滋生土壤吗?
\
(群  众  实  名  举  报)
寇楼村原党支部书记寇国先贪污腐败,侵占公款,吃空饷
寇国先(2009年至2012年)在担任任寇楼村支部书记期间,2011年11月份移民迁至新址后,移民部门给寇楼村拨付17.6万元土地治理资金,寇国先利用职权独揽治理工程,仅对原水沟进行淤泥处理,大小挖掘机共2辆,正常工作8天花费土地治理资金应该是10400元,2012年2月份寇国先竟领取了15万元土地治理资金,社旗县李店镇镇政府不知什么理由私自扣下2.6万元,。    
2010年国家移民机构给寇楼村拨付移民建设经费约24万元,用于17名(村民11人,村干部4人,做饭2人)村民代表对房屋质量、进度等进行现场监管经费。寇国先利用职务便利,不经村委班子开会研究,私自控制该经费的使用:17名村代表每人每天应该15元生活费变成每人每天7元生活补助,期间生活用品开支约1万元,车费开支最多2万元,不知何原因应该补助60天实际只有40天。剩余20多万元不知所踪,目前账目已经被平,账务不公开,不公示,具体支出多少,主要办了哪些事情,以什么名义入账村民和村民代表不得而知。
寇国先利用职务之便,在上报移民户口时,弄虚作假,凭空虚报一户,骗取一套92平方的房子,事情败露后,寇国先将骗取的房屋以12.4万元出售给本村村民寇瑞锋,这是严重的骗取侵吞国家资产犯罪行为。
2015年至2017年任村支委工作,挂职吃空饷长达2年之久,任职期间长期居住淅川县,不回村,不工作, 2015年、2016年挂职吃空饷,群众到李店镇政府反映此情况后,2017年才停止给寇国先发放工资。
寇宏生劣迹斑斑, 依仗职权和家族势力横行乡里欺压群众
2006年,寇宏生因犯法被判处监外执行,2012年至2016年11月任寇楼村会计,2017年任寇楼村支部书记,现任村主任。其党员身份掏钱买的事情已经被社旗县政府调查到。寇宏生在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独揽村中工程,并依仗家族势力横行乡里常年欺压打骂群众,常年在家中聚众赌博,贪污腐败,非法侵占集体资产共计4876981.5元。
寇宏生在2015年任寇楼村会计,寇楼村共支出现金5113711.5元,其中有账目可查的共计154万元(包括付当年群众地租130万元,新农合10万元,水电3万元,村干部工资6万元,环卫费2万元,村办公经费3万元),剩余3573711.5万元由寇宏生贪污侵占。
寇宏生在2016年1月——11月任寇楼村会计,12月份任职寇楼村支部书记期间,全年共支出现金1643270元,其中有账目可查的共计34万元(包括付新农合10万元,水电3万元,村干部工资6万元,环卫费2万元,村办公经费3万元、大棚地租10万元,牧源租群众地租120万由牧源直接对群众支付,不在村支出范围内),剩余1303270元寇宏生贪污侵占。
2014年,寇宏生利用职务便利,让惠民的蔬菜大棚工程成为其套取国家资金的“捞钱”工具。独揽寇楼村162个约400万元蔬菜大棚工程,2014年7月份完工,2014月10月份维修,时隔仅仅三个月再次套取14万元维修款。因排水系统出现问题,使蔬菜淹死,给承包人寇元洲造成40万元损失,移民局赔付15万元。本是惠民工程却因偷工减料严重成为豆腐渣伤民工程,既浪费了国家资产又给蔬菜大棚承包者带来巨大经济损失,短短几年,如今这项“伤民”的惠民工程基本成为了一片废墟。另寇楼村卫生室2楼房屋由寇宏生承包建设,也是豆腐渣工程,资金投入了房子却不能使用。
  \  \
( 套 取 国 家 资 金 偷 工 减 料已 荒 芜 的 蔬 菜 大 棚)
2017年10月份,寇楼村村民寇明德为蔬菜大棚提意见,遭到寇宏生打击报复,寇宏生有恃无恐的对寇明德进行殴打。
\
(  未 能 投 入 使 用 的 村 卫 生 室)
李店镇寇楼村贫困户按国家政策十不准,只有4户符合标准,但是寇楼村现有享受该政策的为31户,其中不符合政策的全是寇宏生私收好处,违背国家政策私自办理的,百姓敢怒不敢言。因老校长寇元定质疑提出扶贫不公正,2017年5月5日 寇宏生夜里12点打电话恶语辱骂德高望重的老校长寇元定,并恶意威胁寇元定。
寇宏生经常在家组织群众赌博,2018年2月14日(农历12月29日),因赌博纠纷寇阁训被打掉四颗牙。一直以来,我国法律对赌博是明令禁止的,严禁党员干部开设赌场和聚众赌博,严禁党员干部为赌博活动提供场所,更是不允许公职人员组织和参与赌博,然而在如此高压态势下,寇宏生作为村干部,知法犯法,甚至赌博纠纷至寇阁训四颗牙被打掉,无视党规国法,肆意践踏法律,依仗职权、贪污腐败欺压百姓,长期为所欲为,这样无组织无纪律的干部到底谁给了他这样的权利!
寇楼村两届村支书贪污腐败,镇纪委查三年没结果,到底是不作为还是另有玄机?
因寇国先、寇宏生严重贪污腐败,殴打辱骂欺压群众,寇楼村群众忍无可忍,多次群体性上访到李店镇镇政府反映情况,李店镇原纪委书记张惠(现任李店镇组织书记)将寇楼村2012年-2015年村帐及票据封存于镇纪委,并向村民承诺把寇楼村贪腐问题一查到底,给百姓一个交代,然而,镇纪委不作为、慢作为,甚至以各种理由推诿扯皮长达三年之久,三年过去了,镇政府至今没能查清寇楼村账务,寇楼村村民多次到镇纪委追问此事,都没有得到回音。社旗县纪委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领导对寇楼村群众反映的众多问题,以“村账目是平”的应付群众,群众追问该名纪委领导不该入账的能否入账?该纪委领导竟大言不惭的说:我们不管其他的,就看账目是否平,平就是没问题。三年查不清村账目,是地方政府个别领导在利用权力糊弄群众包庇贪污腐败?还是根本没有把群众强烈反映的问题当回事?还是在懒政不作为应付党中央国务院?党中央中央指示要求把惩治基层腐败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涉黑“保护伞”,紧盯群众反映的突出问题,加大集中整治和督查督办力度,把全面从严治党覆盖到“最后一公里”, 社旗县纪委个别领导和李店镇政府是如何贯彻的?
村干部作为基层治理的末梢神经、毛细血管,直接关系着国家政策能否畅通走入老百姓生活的“最后一公里”,他们本该是最贴近群众的一群人,但由于宗族恶势力猖獗、权力缺乏有效监督,许多“村官”堕落为“村霸”横行一方,违反党纪国法,破坏力极强、影响极坏,严重啃食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作为村干部本应服务群众,带领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却利用手中职权依仗家族势力,强行独揽村中工程,骗取浪费国家资金,肆无忌惮的欺压打骂群众,这不正是扫黑除恶要治理的对象吗?寇宏生对群众反映问题嚣张的扬言:你们随便告,谁也奈何不了我,有人保护我!这样的村干部为何敢如此嚣张跋扈?谁在背后撑腰?寻租了地方政府谁的权利?谁又是其利益共同体?苍蝇的贪腐和群众身边的黑恶势力是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毒瘤,是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顽疾,必须坚决依法予以查处打击。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不应留有漏网之鱼,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严格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精神重拳出击严肃惩治群众身边的腐败,不能应付了事,村里账目表面是平的,并不代表贪污腐败不存在,账目背后的贪腐侵吞被谁“遮掩”了?
在2018年作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各级政府及其工作人员要干字当头,不能纸上谈兵、光说不练。强化督查问责,严厉整肃庸政、懒政、怠政行为。健全激励机制和容错纠错机制,给干事者鼓劲,为担当者撑腰。而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李店镇镇纪委长达三年的推诿扯皮,是谁在庸政懒政怠政?为何寇楼村两届村书记都贪污腐败,李店镇镇纪委到底是如何履行其职责的?长达三年调查到底有何玄机?个别干部的懒政不作为,为群众身边的“村霸”提供了欺压打骂群众严重损害群众利益的温床,如不和村霸一起严肃查处追究责任这些政府中的保护伞、利益共同体者,将会严重影响党中央高度重视的惩处贪腐惩治黑恶势力犯罪政策的实施。
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已多次重申惩治“村霸”问题,在被披露的案例中,有的“村霸”尤其是“村霸”干部强揽工程、强拿硬要、强行阻工;甚至有村干部以“万岁”自居,还有的面对村民举报叫嚣:你们告到哪,礼送到哪!当地群众怨声载道。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群众代表:寇红权  电话15837762932
              寇建邦  电话 15093045083
              寇建成  电话 18639798891
              李建国  电话18639798891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抓好整改落实 推动振兴发展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