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快讯 > 正文

淅川最牛文盲组长只手遮天 损公肥私欺压群众无人敢管
2016-12-12 18:38:59   来源:   评论:0 点击:

淅川最牛文盲组长只手遮天 损公肥私欺压群众无人敢管上集镇马家石咀村二组组长张会各小官巨腐张会各,淅川县上集镇马家石咀村二组组长,虽...
淅川最牛文盲组长只手遮天  损公肥私欺压群众无人敢管
上集镇马家石咀村二组组长张会各小官巨腐
张会各,淅川县上集镇马家石咀村二组组长,虽是一位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其在村组中的黑恶行为可谓群众身边微腐败的典型代表,在利用职权巧设名目侵吞集体财产,霸道行事欺压群众贪污腐败方面拥有一套独特手腕:组中事务一人独断;公款大吃大喝,一天的公款招待费高达2800元;私卖村组土地;以各种名目侵吞集体财产;土地补偿款想怎么分就怎么分,去世多年的公公和二公公仍参与分配补偿款,曾得罪过张会各的村民却被多次刁难,不予分配土地补偿款。多次扬言:这的事,我说了算,告到哪我也不怕有人保我。群众多次向淅川县政府相关部门及上集镇政府反映组长张会各存在的问题,在反腐高压下淅川县政府及相关部门、上集镇政府相互推诿踢皮球,给张会各开启了绿灯保护。
据了解张会各欺压群众,侵占集体财产的行为人人皆知,石咀村二组的群众大多是敢怒不敢言,怕一不小心得罪她被打击报复。利用手中的权势中饱私囊,国家的资金被其随意支个名称轻轻松松据为己有,组里的一切事物均有她一人说了算,群众谁要是敢有意见,不是被其破口大骂就是背后处处刁难。
私卖村组土地侵吞集体财产欺压群众
2002年10月份,2003年3月份,先后两次将淅川钒矿(已倒闭)退回给石咀村二组的13亩多大地块,分成两份每份6亩,每亩4000元分别卖给凌某、张某,对群众慌称钒矿将土地收回。群众不同意土地如此非法贱卖,张会各就找地痞将村民打伤住院,村民住院花费本组支付。2007年因开通淅荆路占地19亩,赔青款3800元,百姓分文未见,2014年挪用北城区建设地款支补淅荆路三年的赔青款两笔(9月25日4356元张会各领取;9月28日8856元会计张国军以其弟名冒领),2008年2月份已开通淅荆路赔偿为理由,非法多给何某(原来买有一份宅基需拆迁)一份宅基,该宅基地款1万元被张会各据为己有。2010年3月份,非法转让给李淅强宅基地一份,建食来运转山庄,一楼为山庄所用,二楼被张会各女儿占
用。2011年4月份将近5亩地卖给水文站,账面显示2.83亩。张会各新占宅基占地八分多,与
(张会各女儿居住的食来运转山庄)邻居相比向后延伸了20米左右。2013年至2015年私自倒卖土地101亩和95亩,群众没有见到任何的征地手续和安置补偿方案,地款至今不明。
  
( 张 会 各 宅 基 比 同 排 后 伸 二 十 米 左 右 )
公款大吃大喝  账目支出很随意
自张会各成为二组组长以来,组里账目混乱,组里的公款想怎么支就怎么支,公款吃喝不正之风特别严重,账面招待费用如记流水账,无论是白条招待费还是无票无据,只要列到账本上,就能从组里把钱支走。更有甚者一天支出三次吃喝招待费高达2800元。2009年收六户建房押金60000元,支出押金62300元,2014年组支养老保险8000元(每人100元,提供名单51人,包括出嫁的姑娘及上班人员),合作医疗9990元(每人60元,名单120人)。
死人能领补偿款  村民却被刁难
随着经济的发展,淅川县北城区建设需求石咀村土地被征用,张会各的组长职权成为了其捞钱的工具,虽然制定了征地款分配方案,可在具体资金分配中张会各一人说了算,补偿款想给谁就给谁,想给多少就给多少。2013年二组群众分款按人均25000元,应分款4120000元,实际领款4987976.75元,超领款867976.75元,张会各以宅基地款为名头超领220500元。分配方案明确规定死亡人口不参与分配,2004年土地调整以后婚出的女子(含离婚后返迁的女子)婚出后只分得本人一次一人份,生育子女不得参与分配,张会各的公公黎学林二公公黎学建已死亡多年,仍参与分款,张会各离婚的女儿及外孙女也参与了分款。
二组世居居民张中一家七口人、谢亚丽一家六口人,在土地补偿款分配中被张会各处处刁难,张会各炮制一份决议书,拒绝支付补偿款。张中、谢亚丽两家系同胞兄弟,从其祖父起即居住在二组辖地,其父亲张国华作为原户主,从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时就承包了责任田,其母姚秋枝因钒矿征地被转为占地工,部分承包的责任田交回队里。1997年因方便子女上学临时落户到商圣办事处东青社区,期间未享受到东青社区任何分配待遇,2005年将户口签回石咀村二组,具有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2013年两家各4人参与分款,2015年的分款名单上有部分家庭人员名字,却被告知没有分款资格。二组同样没有土地的50人都享受了第一、第二次分款,与张国华、姚秋枝具备相同条件的占地工、农转非对象,如张国平、郭会先、张会各、黎建豪等20人均给予俩次分款。
据张中介绍1989年张会各的丈夫偷张中家的牛,被张中打过,张会各就怀恨在心,张会各利用职权一意孤行不按照分配方案随意支配补偿款,同等条件却出现不同的分配补偿。集体财产被组长张会各侵占,同为石咀村二组居民却受到这样不公平不公正的待遇,张中及其他群众找上集镇政府部门反映,政府领导对此事置之不理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处理结果,镇政府的态度助长了张会各欺压群众的气焰,多次叫嚣:“愿去哪告去哪告,在这没有政策没有法律,就是我说了算,我想占多少就占多少,想分给你就分给你,不想分给你就一分不给你,我家亲戚是省里的干部,告到哪我也不怕有人保我,淅川县政府、上集镇谁也不敢怎么着我。”群众将组长张会各侵占集体财产,以权谋私欺压群众反映到淅川县政府及相关部门,仍没有得到任何的 查处结果。                                                                                                                                                                                                                                                              
“农村集体‘三资’(资金、资产、资源)涉及群众切身利益,必须加强监督执纪问责力度,对侵害农村基层群众利益问题要严肃查处 ,石咀村二组三资问题如此严重,群众反映到上集镇政府,政府为何不去查处,给群众一个合法合理的结果?是上集镇政府在行政不作为、不敢查?还是上集镇政府认为张会各的不正之风属于正常现象?一人独断,不听话就开口大骂,如此的工作方式真的适合做基层干嘛吗?如此的侵占集体经济损公肥私、以权欺压群众、公款吃喝、滥用职权是与群众争利,是在破坏干群关系,威胁着党的执政基础。农村蝇贪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从中央到地方,已将“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作为“反腐倡廉”的重点来抓,习近平已明确表态,要下大气力整治发生在老百姓身边的不良行为,对随意插手基层敏感事务、截留克扣基层物资经费、处事不公、吃拿卡要、侵占群众利益等问题,必须严肃查处,绝不姑息,党中央如此重视惩治群众身边的腐败,淅川县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及上集镇政府为何出现如此应付的态度?
           

相关热词搜索:淅川 文盲 组长

上一篇:账户资金更安全了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